那些诲人不倦与毁人不倦的建议们

生命里,总会有连绵不断的人给自己提出建议。

生命只有一次,不能从头再来,在结果出来之前,我们总是无法判断建议的好与坏。

如何听取别人的建议,就变成了一件很棘手的事情。尤其是,这总是"被"与品性和潜力直接挂钩。

有 4 段经历,对我发生了颠覆性的影响。同时也是关于如何对待别人建议的典型案例。

4 段个人经历

初中物理老师的训斥 -- 坚持自己的观点是超越前人的基础

初中时特佩服物理老师,言听计从,虽然后来证明老师说的并不一定对。

当然,大多数情况下,老师是对的。

某次,我又要听老师的建议,然后被狠狠地揍了一顿,唯一一次挨这个老师的板子。

老师的原话大意如下:

  1. 我的认识水平和思维层次决定了我只能做一个初中物理老师。
  2. 如果你处处都听我的,那么你以后也会是我这个档次的。
  3. 你的理想就是以后当一个初中老师?老师是一个不错的职业,但你有更好的选择。
  4. 要有自己的想法,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,不管我当时怎么反对你。

有些老师,虽缺乏高深的专业知识,但是可以做到师者的最高境界:传道。

有些老师,号称是高等教育工作者,却连师者的最低境界都做不到:解惑。

高中老师 -- 你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善于听取别人的建议

高中时着迷于物理,排斥应试教育,极度偏激。

某老师训斥:

  1. 你们这类人有一个特点,总是认为自己是对的,总是认为自己善于听取别人的建议。
  2. 其实,你们只听取同类人的建议。
  3. 其他人批评自己的时候,都会说你不理解我,然后拒绝接受任何批评。

其实,大多数种类的人都这样吧?包括批评我的这位老师。

大学 -- 热心的建议并不一定有建设性

刚入大学时,希望 4 年以后可以去 MIT。 于是找老师和学长求取经验,请客吃饭、当跟屁虫等各种陶瓷手段无所不用其极。

老师说:年轻人有理想是好的,但不能自不量力。建议你考虑一下香港大学或者香港中文。

学长说:咱们学校,这么多年来,甭说申请到 top 5 的学校,就是 top 10 的都没有。你觉得你能创造学校的历史,而且一跃成为最优秀的么?

我听取了大家热心又诚恳建议,不再坚持"不切实际的想法"。

4 年后,毕业季,看到一篇报道:"烟台大学 07 级数学系毕业生拿到哈佛全奖 offer"。

2 年后,别人的毕业季,在北京。中央美院的毕业晚会,见到了多年不见的师妹。

师妹问:记不记得,当年我曾经问过你考清华还是中央美院,你是如何讽刺我的?现在可以当面告诉你,我做到了。

  1. 我们都很热心,孜孜不倦的给别人挖坑。
  2. 我们也总是会把自己轻言放弃怪罪于他人。

数学建模竞赛 -- 重新定义"牛人"

大一下学期,做数学建模竞赛,我校有个号称多年不遇的建模奇才,当时大四。

没有切磋过,但,听到很多关于他的传说。

我问学长:lingo 是否可以处理二维数组问题。

回答:肯定不可以,lingo 不像 c 语言,只能处理一维数组。

当天晚上,翻 lingo 教材的过程中看到一道例题,不是二维数组,但是很像。

熬通宵,从头学 lingo。4 小时以后,写出了处理二维数组的代码。 完成了我们那次比赛最核心的一段 coding。

大牛有四种境界:

  1. 我觉得自己牛。
  2. 别人说我牛。
  3. 说我牛的人要牛。
  4. 我说谁牛谁就牛。

传说中的大牛,大多是第二层次的。

然而,第三个层次,才是步入大牛群体的开始。

总结

这 4 件事情令我印象很深,多年以后依旧能够回忆起每一个细节。

现在,我只听取 3 种建议。

  • 大牛在自己领域的建议。不管对与错,都要听。

    他就是这么成功的,照做不一定会成功,但肯定比自己摸索着概率高、速度快。

    大牛,仅限两种:自己领教过他的真功夫,自己认为牛的人推荐的牛人。

  • 摆事实讲道理,学会主动认输。

    这个时候往往会各种争论。

    若跟对方不在同一个知识水平上,及时主动认输。不管对方比自己高还是低。

  • 合作对象的建议。只要对方坚持,只要能做出结果。

    团队里,总是需要妥协。

    用 vim 的可以学会 vscode, 让只会 vscode 的学 vim 不现实。

    习惯 \(\LaTeX\) 的可以用 word 写论文,反过来就要了命了。

Comments